<ruby id="nplpn"></ruby>

    <p id="nplpn"><del id="nplpn"></del></p>

          <p id="nplpn"></p>
          <pre id="nplpn"><ruby id="nplpn"><b id="nplpn"></b></ruby></pre>

          <noframes id="nplpn"><ruby id="nplpn"><b id="nplpn"></b></ruby>

          <pre id="nplpn"><ruby id="nplpn"><b id="nplpn"></b></ruby></pre>

                <pre id="nplpn"><mark id="nplpn"><mark id="nplpn"></mark></mark></pre>

                0911

                    汲郡之眾,選擇發動進攻的時機也是用了心。靈昌津本來就不是極為寬闊的河道,哪怕夏日河水暴漲,幾個時辰足夠渡河。所以他們從上半夜發兵啟程,等到黎明將近,人最疲憊困乏的時刻,正好可以發動進攻。

                    而且,此前他們嚴控河道,淮南軍即便有輕舟窺探,也很難靠近河中,無從判定其軍動向。所以很有可能淮南軍在他們的登陸點根本沒有足夠布置,可以讓他們輕松登陸,繼而席卷河南沿岸。

                    當發現靈昌津這里淮南軍早已經嚴陣以待,汲郡前鋒將領也是略有遲疑,警覺的下令放慢船速。夜中渡河,其實也是有著危險存在的,比如湍急的河流,較大的風力,以及有可能遭遇的伏擊。

                    所以這種手段,往往都是危險與機遇并存。如果行軍順利,或可能大收奇襲之效,極短時間內便將敵軍擊潰打敗。但如果自己這里發生什么變故,也有極大可能會弄巧成拙,反而為敵所趁。

                    比如說,汲郡軍隊今次參戰都為中小型戰船,一旦水流過急,船隊很有可能直接被沖到下游去,錯失攻渡目標。因此船上多置棹夫舵工,大小風帆也都張掛整齊,甚至船只之間還有橫索勾連。

                    當前鋒戰船速度降低的時候,這一點異變很快就傳播到整支船隊中。不過后路軍隊還看不到岸上具體形勢,只道是即將抵達目的地而降慢速度。

                    前鋒將領很快便也有了決斷,對于敵軍布防如何,僅僅只是設想中的一個情況,即便不符也不會影響到今夜的突襲計劃。否則若是旋來旋去,打草驚蛇不說,進退之間整支隊伍也會銳氣喪盡,哪怕他是田尼心腹,田尼也要斬他泄憤。

                    于是將領下令繼續前進,只是在前進中開始調整戰船陣型,許多士卒們沿著橫索轉移到船只拖曳的小型戰船上,同時解開彼此連接的纜繩,將船只在河面上排列鋪開。

                    距離岸邊還有里許的時候,前鋒將領所在戰船上便響起了渾厚的鼓令聲,準備開始向河岸發動第一次沖擊。后路也有船只發力靠前,大大小小二十余艘戰船足足兩千多名士兵加入到這沖鋒船陣中來。

                    與此同時,岸上的淮南軍也做出了回應,陡然間火光大盛,排列在沿岸河線的木架積薪短時間內俱被引燃,突然竄起的火線瞬間便將這一片夜幕撕開,一道火龍橫阻于汲郡船隊之前!

                    前方陡然間光線大漲,這時候汲郡軍隊中那些將士們也知淮南軍嚴陣以待,此前偷襲的念頭已經落空,因此隊伍產生了不小的騷亂,甚至有船只下意識向后撤退。但眼下船陣乃是密集排列,船只幾乎首尾相連,根本也沒有撤退的余地。

                    尤其前陣沖勢已經擺開,這會兒也很難再遏止住,不足一里的距離,那些載重幾十人的小船一旦全力提速起來,疾若脫弦之箭,很快便沖向了那火道防線。兵卒們雖然剎不住船,但眼見將要為火舌舔舐,不乏人下意識跳船逃命,而后船只便轟然撞上火墻。

                    這么短的時間里,淮南軍也很難構架起什么堅不可摧的防線,所以那火墻并不厚重,很快便被撞開幾個碩大的缺口,木架轟然倒塌,火龍也滾落到了河水中,視野再次為之一暗,沿河一線躥起了滾滾濃煙。

                    “引弓!”

                    淮南軍陣營中同樣響起了鼓令聲,繼而前陣兵卒們便各持弓弩,傾盡全力將箭矢向河面潑灑。淮南軍前陣所攜輜重不多,尤其箭支在這前線軍陣中不過只有兩萬多。

                    然而現在并非吝嗇的時候,除了后陣還有一些備用以外,前陣這些箭支要在敵船靠岸之前發射一半以上。

                    這是一個相當嚴峻的任務,靈昌津這一戰線并不太長,最窄處不過里許,前線將士哪怕人人拉弓引射,一輪進攻不過兩千支箭,要在射程之內平均每人發射五支箭,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然而這會兒上下將士俱都咬緊牙關,一俟鼓令響起,箭雨便潑灑而出。前一支箭剛剛射出,弦顫尚未消除,已經再被拉回引射。在這瞬間之內,便有數不清的將士指節都被弓弦割破。

                    箭雨灑出之后,濃煙外很快便響起敵軍中箭聲、落水聲、嚎叫聲。不乏戰船在沖過濃煙之后,只剩下插滿箭支的空船,在撞向薄堤之后,無力的后蕩橫于水面。

                    然而也有船只僥幸,沖出了箭雨覆蓋最為密集的區域,將那本就薄弱的防堤撕開,士卒們俯身橫竄貼地翻滾,化解沖勢。

                    與此同時,汲郡舟船大隊也靠近岸邊,漸漸消散的濃煙之后也有箭矢破空而來,很快便對淮南軍的防線造成了壓制。敵軍在遠程進攻方面,并不比淮南軍稍弱多少,數艘中型戰船橫列河岸,很快便構成了一道穩定壓制的進攻線,令淮南軍前線開始出現傷亡。

                    這時候,淮南軍也不得不稍作退避,撤出河面之地射程之外,同時后陣近千養精蓄銳的披甲將士手持刀盾,壓上前線,進行了一次陣型的調整。

                    夜幕中不斷有小船沖上堤岸,登陸的敵軍士卒很快便達到數百之數,沿著河岸集結鋪開,擺起陣勢。

                    “殺!”

                    淮南刀盾甲士冒著交織的箭雨,悍不畏死向河岸沖去。那些登陸的敵軍將士們,大概也未料到這些淮南戰士們如此悍不畏死,粗結的陣勢防線很快便發生了動搖,有的士卒甚至還來不及立穩,便被斬翻再次落回水中。

                    很快,河岸這一線便呈出一片血色畫面。夜色中不斷有戰船靠近岸邊,而淮南將士們則以血肉之軀,在這一片地域筑成一道充滿著死亡威脅的堤岸。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利刃揮起,都有人命被收割!

                    “殺!殺!”

                    一名淮南軍普通士卒,殺到性起,直接劈砍敵卒邁上淺灘,沉重的甲衣拉著他的身軀陷入灘淤中,盾牌已經被拋開,兩手緊握著鋒利的宿鐵刀,有敵卒欺近身前,其人一刀劈下,那敵卒手臂連著半片肩膀,瞬間飛離了身軀,嚎叫著沉沒在前方的灘淤中。

                    左近敵卒們也注意到這名悍氣四溢的淮南軍卒,一艘舢板向此撞來,但是由于船底撞上暗石,整艘船被直接掀飛起來。船上二十多名士卒都被揚出,正有幾人恰好落在這名淮南卒近畔,繼而便有一人揮起槳板砸落,同時有兩柄長槍直接扎向這困在灘淤中的淮南軍卒。

                    啪得一聲脆響,那名淮南卒完全沒入了河水中,噗噗兩聲悶響之后,水浪激蕩的河面下汩汩冒出幾個血腥的氣泡,而后便進入一段短暫的死寂。

                    “終于死了……”

                    近畔幾名敵軍士卒見到此幕,終于松了一口氣,繼而便臉色猙獰的撲向另一側仍在奮戰的淮南軍卒。至于那兩名槍刺敵人的汲郡兵卒,也雙臂發力往后回抽長槍。

                    只是槍身完全貫穿,而那淮南軍士卒身軀又陷在淤泥中極深,回抽要比想象中困難得多。好不容易撤回半尺,突然水面下又有泥浪翻滾而起。

                    “殺賊……”

                    一聲令人聞之心顫的咆哮驀地響起,那名原本似乎早已死透的淮南軍卒順著對方回撤之力,驀地沖出水面,那被泥漿包裹的戰刀再次飛揚,陡然向前斬去!

                    “嗬……”

                    一聲短促嗚鳴之后,旋即便是水浪飛濺,左側一名敵軍身軀驀地一歪,刀鋒已經深深嵌入脖頸之間。

                    “救命!”

                    另一側那名敵軍目眥盡裂,下意識嚎叫出聲,幸在敵人已是強弩之末,斬殺一人之后,刀刃直接留在那人身軀上,身體則循著慣性落下來,恰好落在那名幸存之卒面前。

                    載沉載浮片刻,淮南軍卒身軀翻轉過來,面向天空徐徐下沉,臨死之際臉龐定格在一片猙獰,那扭曲的臉上抹上一層不知是泥是水還是血,唯有雙目怒張,黑白分明,血絲密布。

                    “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驚愕片刻之后,那幸存的敵卒身軀驀地一顫,繼而便涕淚冷流,轉過身去手足并用往河里飛爬。

                    這只是慘烈戰場上的一幕畫面,周圍稍遠的地方,有汲郡士卒尸塊碎片凌亂拋撒,也有淮南軍士卒被劈砍穿刺不成形狀的甲胄橫陳,更有一些尸堆高高疊起,已經分不清到底屬于哪一方。

                    第一輪的沖擊搶渡,汲郡軍隊投入將近三千人,其中負責遠程壓制的近千,真正投入搶灘登陸的也有兩千余眾,但是由于登陸地點稍顯狹窄,淮南軍于此頑抗阻擊,因此河面上還有近千眾由于沒有足夠的空間而無法直接參戰。

                    此時天色仍然昏暗,視野不算開闊,那些停滯在河面的汲郡軍隊被各自兵長們驅趕著拼命向前擠壓,他們只聽到前陣廝殺聲異常激烈,但卻看不到前陣中那一幕幕慘絕人寰的畫面。

                    烈戰持續了大半刻鐘,不斷有舟船被擠逼著向前推進,竹排凌亂的鋪設起來用于向岸上沖殺。戰事看似進展順利,雖然稱不上是勢如破竹,但最起碼也在緩慢向前推進著。后方戰船上等待參戰的士卒們手掌頻頻握起又松開,心內半是忐忑半是興奮,揉雜成一股難以按捺的焦灼。

                    “王師鎮此,犯境者死!”

                    突然一聲暴烈的咆哮在岸上響起,仿佛一聲喚醒黎明的信號,東方淺淡魚白天際云層下一點金光透出,推開層層夜幕,光亮將要灑落人間。

                    逐漸擴散的視野中,靈昌津那薄弱的堤墻早已經被沖擊得千瘡百孔,微波蕩漾的河水不斷向外滲透去。淺灘上鋪了一層不算厚的舟船殘骸,以及破損的軍械,泥水包裹的尸骸。

                    一直到此刻,汲郡將士們才看清楚他們所面對的究竟是怎樣的對手:那是一群看上去有些狼狽可笑的卒眾,破損的甲衣垂掛在稍顯佝僂的身軀上,散亂的須發蓬頭垢面,仿佛一個個猙獰厲鬼,站在那道被鑿擊得千瘡百孔的防線上不成陣型。

                    一切的細節都誘惑著他們攻上去,攻上去,這只是一群疲弱之眾罷了,一沖即潰,不堪一擊!

                    然而在他們身前那一幅畫面,卻震驚得汲郡士卒們呆愕于當場:層層堆疊的尸骨之間,淺灘上聳立著一根根的泥樁,那些泥樁并不高大,勉強可以看出乃是一個人的輪廓,或作奮然劈砍,或作張牙咬噬,眼下雖已靜默,但卻無一不停留在動態十足、悍氣凜然的姿態。

                    悍不畏死,等你來戰,王師北伐,死不面南!

                    靈昌津戰斗發生的前一日,路永所率淮南援軍風塵仆仆抵達扈亭。他這一路援軍兵數共有一萬五千余眾,起點在襄城五千眾北上,到了許昌又加入一萬名新進召集來的軍隊,押運著中路一批極為龐大的后勤輜重,徐徐北進。

                    在到達陳留境內后,路永才知前路戰況發生了變化,都督率領孤軍北抵黃河。身為久經戰陣的宿將,他自然知道這意味著怎樣的危險,當即便將大軍并輜重交給副將曹納統領,他則自率三千精銳晝夜兼程向北而來。

                    雖然水路北上要更快捷一些,但是變故也多,兼之鴻溝水系并無直通酸棗的路徑,還要轉道汴口經由黃河才能抵達,這一番波折算下來還不如陸路直趨用時短。

                    晝夜兼程的趕路,路永提前數日抵達扈亭,途中甚至還追上了官渡北上的五千人馬,可知一路都不敢松懈。

                    作為淮南軍老牌的五大督護之一,路永抵達之后也是大慰人心,防守扈亭的胡潤、謝艾等人俱都出迎。

                    然而路永滿心膠著,無暇寒暄,見面之后便問道:“都督眼下正居何處?隨身所攜多少兵力?”

                    胡潤連忙將眼下黃河南岸形勢草草介紹一遍,路永聽完后臉色已是大變,指著胡潤怒聲道:“胡厚澤你也不是初入軍帳,怎么能讓都督孤眾犯險?汲郡之眾隨時都可來攻,若是都督身入陷阱,爾等百死莫贖!速速準備舟船,我要南下酸棗!”

                    聽到路永嚴斥,胡潤等人臉色也都變得極為難看,下意識轉頭望向謝艾。謝艾這會兒也硬著頭皮行上來,拱手道:“路將軍稍安勿躁,扈亭之眾自有軍令在身,都督臨行之前已有安排。扈亭雖然略備水軍,但一則要防河洛之地,二則若田尼南向,便要渡河北入汲郡……”

                    “住口!”

                    聽到謝艾的話,路永更加怒不可遏,指著謝艾等人氣得渾身發抖:“原來如此,爾等居然是坐望都督赴險,以身為餌為你等爭取獵功良機!都督乃是千金之軀,淮南萬眾所仰,若是稍有閃失,爾等……罷了,辛士禮,速速備船!”

                    辛賓聽到這話,一時間臉色也是極為難看,神態略有動搖,然而謝艾卻又咬牙行上,沉聲道:“不可!北上之計,都督早定,酸棗之局,亦列其中。若是別出謀劃,絕非善略,反有不測之禍!”

                    “哼,往年我等與都督生死共赴,不知謝主簿何人!淮南營建至今,諸人皆可捐軀,唯都督不可犯險。爾等若只坐望都督危局而不救,不要怪我無情!”

                    路永講到這里,臉色已經惡劣到極點。無論為公為私,他都不能坐視都督赴陷而不救,甚至手都落在佩刀之上,若是諸將還要強阻,即刻便要翻臉。

                    然而其人話音剛落,謝艾已經反手抽出刀來,同樣厲聲道:“扈亭兵用何處,都督早定,艾忝受軍令,死不敢違!路將軍若要強行,請先斬謝艾,否則絕不敢枉負重任!”

                    “你道我不敢殺你!”

                    路永聞言后,更加怒不可遏,佩刀直接抽出。

                    “路將軍三思!”

                    眼見此幕,胡潤等俱都色變,上前一步疾聲道。

                    路永刀鋒直指謝艾,許久之后才恨恨道:“我不管都督囑你何事,若是酸棗為敵所困,都督不能安處,我必取你性命!”

                    謝艾聞言后,灑然一笑:“若是不能完成都督所命,無需勞煩將軍,艾絕不生存此世為淮南群賢所笑!”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乐盈在线彩票乐盈在线彩票平台乐盈在线彩票主页乐盈在线彩票网站乐盈在线彩票官网乐盈在线彩票娱乐乐盈在线彩票开户乐盈在线彩票注册乐盈在线彩票是真的吗乐盈在线彩票登入乐盈在线彩票一分六合乐盈在线彩票11选5乐盈在线彩票手机app下载乐盈在线彩票开奖乐盈在线彩票北京PK10乐盈在线彩票登陆乐盈在线彩票开奖记录数据分析乐盈在线彩票开奖直播乐盈在线彩票技巧乐盈在线彩票投注乐盈在线彩票1分快3乐盈在线彩票网址乐盈在线彩票网址是多少乐盈在线彩票导航网乐盈在线彩票官方网站乐盈在线彩票大发快3乐盈在线彩票大发时时彩乐盈在线彩票全天腾讯分分彩乐盈在线彩票5分赛车 萍乡 | 延安 | 开封 | 正定 | 象山 | 吉林 | 吐鲁番 | 达州 | 甘肃兰州 | 运城 | 垦利 | 淄博 | 广安 | 雄安新区 | 武夷山 | 金昌 | 白沙 | 基隆 | 德宏 | 威海 | 益阳 | 曲靖 | 海丰 | 七台河 | 燕郊 | 顺德 | 和县 | 南安 | 乐山 | 河北石家庄 | 泉州 | 海安 | 琼中 | 长垣 | 云浮 | 吉林 | 荣成 | 广汉 | 金昌 | 平顶山 | 荆门 | 酒泉 | 瓦房店 | 鄢陵 | 新疆乌鲁木齐 | 海北 | 广汉 | 乐清 | 通辽 | 肥城 | 龙口 | 甘孜 | 东海 | 张家口 | 汕尾 | 醴陵 | 佛山 | 广汉 | 铁岭 | 三河 | 衡阳 | 新泰 | 禹州 | 海南海口 | 咸阳 | 中山 | 邵阳 | 黔东南 | 武夷山 | 济南 | 灵宝 | 宣城 | 黄冈 | 牡丹江 | 自贡 | 海南 | 郴州 | 黑河 | 龙岩 | 安庆 | 永新 | 汉中 | 博尔塔拉 | 驻马店 | 神木 | 北海 | 鞍山 | 武威 | 平顶山 | 阳江 | 宁国 | 玉林 | 临夏 | 明港 | 阜阳 | 临猗 | 南阳 | 南京 | 内江 | 兴化 | 郴州 | 常州 | 灌云 | 凉山 | 海拉尔 | 陵水 | 天水 | 日喀则 | 潍坊 | 株洲 | 阿里 | 七台河 | 日照 | 阳泉 | 昌都 | 忻州 | 桐乡 | 巴彦淖尔市 | 澳门澳门 | 海南海口 | 临猗 | 宣城 | 阿里 | 泉州 | 柳州 | 安吉 | 芜湖 | 吐鲁番 | 扬州 | 黄石 | 厦门 | 台湾台湾 | 陵水 | 鄢陵 | 玉溪 | 东阳 | 三河 | 临汾 | 河池 | 泰兴 | 建湖 | 南通 | 海南海口 | 承德 | 台州 | 内江 | 淮安 | 娄底 | 台州 | 酒泉 | 宿州 | 兴化 | 三沙 | 芜湖 | 辽宁沈阳 | 吴忠 | 安徽合肥 | 云浮 | 安吉 | 靖江 | 阿克苏 | 芜湖 | 贵港 | 包头 | 甘肃兰州 | 黄冈 | 昌吉 | 玉环 | 遂宁 | 青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鄂州 | 白城 | 绍兴 | 余姚 | 滕州 | 阿拉善盟 | 安岳 | 滨州 | 吉林 | 泰安 | 黄冈 | 安吉 | 江门 | 巴彦淖尔市 | 南阳 | 扬州 | 鹤壁 | 新余 | 汉中 | 鹤岗 | 娄底 | 大兴安岭 | 庆阳 | 永新 | 淮南 | 包头 | 酒泉 | 西藏拉萨 | 余姚 | 赣州 | 连云港 | 青州 | 漯河 | 雅安 | 吉林 | 南充 | 临海 | 瑞安 | 河南郑州 | 江苏苏州 | 定州 | 玉环 | 任丘 | 阳春 | 抚顺 | 定西 | 咸阳 | 常州 | 邯郸 | 余姚 | 高雄 | 高密 | 锡林郭勒 | 台北 | 石嘴山 | 曲靖 | 玉溪 | 永新 | 荣成 | 启东 | 泸州 | 台南 | 辽阳 | 西双版纳 | 包头 | 宝应县 | 桓台 | 衡阳 | 白沙 | 陕西西安 | 朝阳 | 武夷山 | 普洱 | 德清 | 惠州 | 曹县 | 大庆 | 汕尾 | 荆门 | 陕西西安 | 邹城 | 建湖 | 白山 | 来宾 | 五家渠 | 衡水 | 赵县 | 果洛 | 宁德 | 昌吉 | 儋州 | 深圳 | 五家渠 | 梅州 | 喀什 | 迪庆 | 灌云 | 章丘 | 铁岭 | 邯郸 | 资阳 | 基隆 | 瑞安 | 临猗 | 安庆 | 偃师 | 怒江 | 五家渠 | 白银 | 宣城 | 临汾 | 海宁 | 鄢陵 | 任丘 | 温州 | 开封 | 遂宁 | 深圳 | 临海 | 鄂尔多斯 | 绥化 | 株洲 | 德阳 | 淮安 | 通辽 | 吉林长春 | 承德 | 定州 | 白城 | 昭通 | 鸡西 | 海拉尔 | 凉山 | 长垣 | 滕州 | 舟山 | 沧州 | 保定 | 汕尾 | 澳门澳门 | 霍邱 | 郴州 | 雄安新区 | 白城 | 石狮 | 泗洪 | 日喀则 | 黔南 | 迪庆 | 铜川 | 株洲 | 平潭 | 宁国 | 江苏苏州 | 泰州 | 长治 | 通辽 | 承德 | 沧州 | 宁夏银川 | 信阳 | 洛阳 | 永新 | 株洲 | 安阳 | 枣阳 | 玉树 | 荆门 | 吉林 | 启东 | 攀枝花 | 岳阳 | 朝阳 | 云南昆明 | 防城港 | 延安 | 防城港 | 湖州 | 金昌 | 无锡 | 灌云 | 沧州 | 昭通 | 汉中 | 香港香港 | 汕头 | 淮南 | 阳春 | 蓬莱 | 南平 | 九江 | 牡丹江 | 汝州 | 泗阳 | 公主岭 | 青海西宁 | 上饶 | 兴安盟 | 江苏苏州 | 武夷山 | 平顶山 | 海安 | 大同 | 阿克苏 | 玉环 | 铜陵 | 平潭 | 汝州 | 顺德 | 郴州 | 辽源 | 高密 | 大庆 | 渭南 | 渭南 | 温岭 | 辽宁沈阳 | 平凉 | 塔城 | 南安 | 南充 | 辽宁沈阳 | 三河 | 常州 | 鹰潭 | 灌南 | 义乌 | 宜春 | 新沂 | 昭通 | 张家口 | 三亚 | 海拉尔 | 和县 | 怒江 | 启东 | 庄河 | 洛阳 | 莆田 | 保定 | 白山 | 咸宁 | 燕郊 | 任丘 | 香港香港 | 黔南 | 恩施 | 鄂尔多斯 | 定西 | 长葛 | 遵义 | 黑河 | 邢台 | 乌海 | 招远 | 营口 | 廊坊 | 陇南 | 台湾台湾 | 资阳 | 和田 | 扬州 | 昌都 | 乳山 | 台州 | 阜新 | 莱芜 | 韶关 | 眉山 | 包头 | 武威 | 江门 | 钦州 | 馆陶 | 温岭 | 安康 | 安康 | 乐清 | 五指山 | 石嘴山 | 顺德 | 库尔勒 | 清远 | 常州 | 眉山 | 临沧 | 兴安盟 | 库尔勒 | 鄂尔多斯 | 牡丹江 | 铜陵 | 四平 | 温岭 | 甘肃兰州 | 澄迈 | 儋州 | 大丰 | 邹城 | 常德 | 六盘水 | 抚顺 | 甘肃兰州 | 常州 | 淮南 | 海西 | 茂名 | 垦利 | 哈密 | 济源 | 文山 | 琼中 | 乐平 | 三亚 | 新乡 | 神木 | 湖南长沙 | 石河子 | 海北 | 沧州 | 淮南 | 温岭 | 绵阳 | 汕尾 | 商洛 | 淄博 | 乐平 | 阿拉善盟 | 毕节 | 海西 | 株洲 | 临夏 | 丹东 | 广汉 | 齐齐哈尔 | 石嘴山 | 莆田 | 琼海 | 海门 | 商洛 | 广汉 | 眉山 | 雅安 | 广州 | 大兴安岭 | 肥城 | 库尔勒 | 台湾台湾 | 广饶 | 淮南 | 广元 | 莒县 | 清远 | 乐平 | 贺州 | 延边 | 绥化 | 周口 | 偃师 | 潜江 | 张掖 | 涿州 | 高雄 | 咸宁 | 亳州 | 临猗 | 常德 | 广元 | 三沙 | 项城 | 随州 | 莱州 | 昌吉 | 临沧 | 鄢陵 | 永康 | 保定 | 曹县 | 衢州 | 博罗 | 通辽 | 张家口 | 乌兰察布 | 宁夏银川 | 日照 | 泰州 | 泰州 | 安康 | 宁波 | 简阳 | 雄安新区 | 乌海 | 鹤岗 | 新疆乌鲁木齐 | 东营 | 平潭 | 张家口 | 林芝 | 甘南 | 攀枝花 | 万宁 | 宁波 | 吉林 | 本溪 | 天长 | 朝阳 | 中卫 | 宁波 | 余姚 | 涿州 | 大兴安岭 | 承德 | 鄢陵 | 六安 | 邢台 | 河北石家庄 | 海东 | 巴音郭楞 | 景德镇 | 瑞安 | 兴化 | 章丘 | 泗洪 | 海南海口 | 香港香港 | 南通 | 中山 | 莱芜 | 乌兰察布 | 邯郸 | 德州 | 台北 | 和县 | 辽宁沈阳 | 宁国 | 铜陵 | 苍南 | 铜川 | 大庆 | 岳阳 | 中卫 | 萍乡 | 嘉善 | 定西 | 鸡西 | 东方 | 滨州 | 张北 | 莆田 | 那曲 | 六安 | 五指山 | 定安 | 绍兴 | 香港香港 | 阿坝 | 浙江杭州 | 澳门澳门 | 泰安 | 乐清 | 海安 | 攀枝花 | 红河 | 贵州贵阳 | 六安 | 三河 | 玉林 | 宁德 | 达州 | 巴中 | 本溪 | 韶关 | 赤峰 | 昌吉 | 荆门 | 天长 | 临沧 | 公主岭 | 寿光 | 嘉兴 | 德清 | 荆门 | 项城 | 图木舒克 | 滨州 | 乐山 | 陵水 | 河源 | 温州 | 聊城 | 河源 | 巴音郭楞 | 益阳 | 武夷山 | 菏泽 | 昆山 | 梧州 | 湖州 | 南安 | 鞍山 | 娄底 | 宁波 | 镇江 | 汝州 | 东阳 | 漳州 | 阳春 | 肥城 | 儋州 | 保定 | 河池 | 开封 | 菏泽 | 聊城 | 红河 | 任丘 | 枣庄 | 武安 | 阿勒泰 | 汝州 | 吉林长春 | 天长 | 溧阳 | 晋江 | 昌吉 | 鄂州 | 临猗 | 吴忠 | 嘉善 | 昌都 | 鹤岗 | 兴化 | 泸州 | 山东青岛 | 宿州 | 酒泉 | 晋江 | 德宏 | 和县 | 河源 | 贺州 | 陵水 | 阿拉善盟 | 曹县 | 三门峡 | 湖南长沙 | 长垣 | 海丰 | 香港香港 | 渭南 | 西双版纳 | 鸡西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昌都 | 文昌 | 蓬莱 | 改则 | 宿州 | 文山 | 图木舒克 | 燕郊 | 石嘴山 | 三门峡 | 玉溪 | 衡阳 | 白城 | 和田 | 鸡西 | 济南 | 三亚 | 武威 | 东海 | 宜春 | 台湾台湾 | 临汾 | 果洛 | 涿州 | 白银 | 揭阳 | 安岳 | 晋江 | 博尔塔拉 | 内江 | 锡林郭勒 | 长治 | 琼中 | 松原 | 大庆 | 西双版纳 | 图木舒克 | 永新 | 广元 | 枣阳 | 灌云 | 乌海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杞县 | 鹰潭 | 海宁 | 任丘 | 聊城 | 平凉 | 丽水 | 黔南 | 松原 | 山西太原 | 莱州 | 公主岭 | 乌兰察布 | 香港香港 | 六盘水 | 防城港 | 阜阳 | 河北石家庄 | 四川成都 | 龙口 | 三沙 | 玉溪 | 乌海 | 洛阳 | 广西南宁 | 济宁 | 铜陵 | 商丘 | 本溪 | 湘西 | 高密 | 象山 | 九江 | 宝鸡 | 沧州 | 屯昌 | 眉山 | 诸城 | 齐齐哈尔 | 乐山 | 大庆 | 安顺 | 安顺 | 梧州 | 杞县 | 仁寿 | 沧州 | 吉林长春 | 北海 | 余姚 | 靖江 | 宝鸡 | 任丘 | 七台河 | 甘肃兰州 | 基隆 | 泗洪 | 宿迁 | 蚌埠 | 宜都 | 三亚 | 济宁 | 大庆 | 南阳 | 黄冈 | 娄底 | 吴忠 | 十堰 | 遂宁 | 九江 | 双鸭山 | 锡林郭勒 | 遂宁 | 德阳 | 日土 | 台州 | 普洱 | 遂宁 | 如东 | 延安 | 大庆 | 临沂 | 通辽 | 新余 | 鹤壁 | 株洲 | 汉中 | 仁怀 | 诸暨 | 阿里 | 亳州 | 绥化 | 安徽合肥 | 宁波 | 吴忠 | 仁怀 | 文山 | 吐鲁番 | 台北 | 温岭 | 沧州 | 泗洪 | 马鞍山 | 温州 | 吉林长春 | 东阳 | 香港香港 | 晋城 | 东营 | 聊城 | 潜江 | 日喀则 | 招远 | 遂宁 | 玉环 | 池州 | 图木舒克 | 南通 | 蓬莱 | 基隆 | 郴州 | 无锡 | 山西太原 | 嘉善 | 神农架 | 唐山 | 宁夏银川 | 宿迁 | 启东 | 开封 | 深圳 | 陇南 | 宝鸡 | 泗阳 | 海丰 | 丹阳 | 铜川 | 宜昌 | 亳州 | 河北石家庄 | 庄河 | 安徽合肥 | 儋州 | 禹州 | 琼海 | 三亚 | 儋州 | 阿拉尔 | 汉中 | 台中 | 安康 | 朝阳 | 东海 | 偃师 | 岳阳 | 威海 | 盐城 | 燕郊 | 蚌埠 | 佳木斯 | 鸡西 | 中卫 | 漳州 | 铜陵 | 吐鲁番 | 湖北武汉 | 南阳 | 六安 | 莆田 | 灵宝 | 温岭 | 贵港 | 诸暨 | 周口 | 黄山 | 绥化 | 甘南 | 诸暨 | 舟山 | 驻马店 | 铁岭 | 云南昆明 | 枣阳 | 宜都 | 临汾 | 安康 | 阳春 | 石河子 | 万宁 | 临夏 | 吕梁 | 恩施 | 承德 | 梅州 | 滁州 | 大连 | 阿克苏 | 张家口 | 吴忠 | 黄南 | 宜都 | 阿勒泰 | 宜宾 | 南京 | 临汾 | 基隆 | 博罗 | 九江 | 沧州 | 曹县 | 临海 | 瓦房店 | 厦门 | 舟山 | 西双版纳 | 南安 | 佳木斯 | 沧州 | 大庆 | 通化 | 高雄 | 永州 | 海安 | 宝鸡 | 毕节 | 巴彦淖尔市 | 金华 | 长葛 | 柳州 | 永新 | 广安 | 葫芦岛 | 鹤壁 | 潜江 | 保定 | 江苏苏州 | 保定 | 云南昆明 | 台湾台湾 | 白沙 | 鸡西 | 百色 | 塔城 | 丽水 | 新沂 | 库尔勒 | 肥城 | 陕西西安 | 巴中 | 莆田 | 昌吉 | 楚雄 | 赤峰 | 临沂 | 宁国 | 常州 | 丽水 | 广安 | 惠州 | 鹰潭 | 遂宁 | 蚌埠 | 淮北 | 莆田 | 神农架 | 莒县 | 章丘 | 灌南 | 中卫 | 阿坝 | 日喀则 | 牡丹江 | 达州 | 德州 | 大庆 | 威海 | 常德 | 阿克苏 | 保亭 | 那曲 | 保亭 | 如皋 | 齐齐哈尔 | 天水 | 楚雄 | 南京 | 汉中 | 湘潭 | 泸州 | 齐齐哈尔 | 基隆 | 温岭 | 天长 | 宝应县 | 如皋 | 吉安 | 临夏 | 高雄 | 梅州 | 长垣 | 林芝 | 眉山 | 甘孜 | 台中 | 仁怀 | 白山 | 山西太原 | 保亭 | 海南海口 | 克拉玛依 | 深圳 | 钦州 | 江西南昌 | 承德 | 黔东南 | 无锡 | 安康 | 景德镇 | 潮州 | 平凉 | 锡林郭勒 | 德阳 | 孝感 | 荣成 | 台中 | 江西南昌 | 南通 | 大连 | 固原 | 张北 | 琼海 | 日照 | 辽阳 | 松原 | 定州 | 温岭 | 绥化 | 任丘 | 大丰 | 衢州 | 澳门澳门 | 鄢陵 | 阳泉 | 黄冈 | 咸阳 | 山南 | 茂名 | 阳春 | 鹤壁 | 贵州贵阳 | 漯河 | 武夷山 | 绥化 | 海南 | 如皋 | 枣庄 | 定安 | 保定 | 林芝 | 和县 | 六盘水 | 海西 | 海西 | 丽江 | 湖北武汉 | 保定 | 石嘴山 | 万宁 | 潜江 | 文山 | 遵义 | 攀枝花 | 韶关 | 衢州 | 项城 | 汉川 | 安吉 | 黄石 | 大连 | 抚顺 | 海拉尔 | 阿拉尔 | 晋江 | 余姚 | 孝感 | 吐鲁番 | 德阳 | 安徽合肥 | 海南 | 乌兰察布 | 锦州 | 汝州 | 三亚 | 大连 | 文昌 | 贵州贵阳 | 定安 | 昌都 | 苍南 | 株洲 | 牡丹江 | 盐城 | 安顺 | 张家界 | 宜都 | 吉林 | 屯昌 | 云南昆明 | 灌南 | 石河子 | 大同 | 基隆 | 梧州 | 滕州 | 天水 | 舟山 | 肇庆 | 黔西南 | 漯河 | 宿州 | 伊犁 | 陕西西安 | 黔东南 | 晋城 | 南阳 | 宜昌 | 如皋 | 仁怀 | 甘孜 | 眉山 | 台湾台湾 | 天长 | 晋江 | 庆阳 | 莆田 | 昆山 | 单县 | 南充 | 吕梁 | 株洲 | 天水 | 惠州 | 韶关 | 陇南 | 楚雄 | 秦皇岛 | 仁怀 | 乌兰察布 | 荆州 | 三亚 | 丽水 | 咸阳 | 临汾 | 浙江杭州 | 凉山 | 乐清 | 云浮 | 和县 | 北海 | 六安 | 琼海 | 屯昌 | 广元 | 巴中 | 象山 | 舟山 | 章丘 | 忻州 | 陵水 | 宜宾 | 葫芦岛 | 乐清 | 白银 | 中卫 | 泉州 | 仁怀 | 安顺 | 威海 | 清远 | 玉溪 | 陵水 | 汕头 | 伊犁 | 牡丹江 | 台南 | 宁德 | 诸城 | 广元 | 潍坊 | 韶关 | 那曲 | 东台 | 鹤岗 | 榆林 | 宿迁 | 唐山 | 库尔勒 | 孝感 | 濮阳 | 香港香港 | 鹰潭 | 本溪 | 安康 | 广汉 | 乐清 | 扬中 |